新闻分类
隋唐群英传 乱隋篇 第五十回 拜大纛奇招妙计 靠山王一打瓦岗
2017-09-19 13:3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铁血军事铁血小说论坛书库更新隋唐群英传 乱隋篇 第五十回 拜大纛奇招妙计 靠山王一打瓦岗

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:[URL=上回书说到徐茂公出主意说三日后校军场拜纛立主,三日一过,瓦岗山上所有的头领和贾柳楼的弟兄一起来到了校军场。校军场上早就立好了旗杆,旗杆下排摆香案,两旁边安好了信炮。今天天气不太好,有点阴天,风也不大。徐茂公说:“天尊,贫道是出家人,不应该沾惹凡尘俗事,我也不想当皇上,今天我

  上回书说到徐茂公出主意说三日后校军场拜纛立主,三日一过,瓦岗山上所有的头领和贾柳楼的弟兄一起来到了校军场。校军场上早就立好了旗杆,旗杆下排摆香案,两旁边安好了信炮。今天天气不太好,有点阴天,风也不大。徐茂公说:“天尊,贫道是出家人,不应该沾惹凡尘俗事,我也不想当皇上,今天我就不拜大纛旗,主持得啦。”魏征也随声,他也不拜旗了。旁边“赛白猿”侯君集闪身也出了人群,也不拜大纛旗了。徐茂公说:“如果大家伙儿没意见,现在挂旗。”魏征把绣有“混世、天子”的纛旗当场折好,转身交给侯君集。只见侯君集站在旗杆下,一不用梯子,用人帮忙,把大纛旗往怀里一揣,两只手把住旗杆,“噌噌噌”,一直爬到了上边,把大纛旗掏出来,用绳儿系住挂好以后,大头朝下,双腿在柱子上一盘,顺着旗杆往下滑,眼看到地了,一个“鹞子翻身”,从旗杆上跳了下来。等他双脚刚一落地,下边看的人一阵骚动:哎呀!这位好厉害呀!

  徐茂公走过来,净手焚香,祭拜:“大隋朝已尽,我们山东义军和瓦岗义军现在兵和一处,将打一家,只是缺少一个真龙天子,若有人能将大纛旗拜开,我们就奉天意,立他为混世、天子---”完了,徐懋功一挥手,有人就放了三声信炮。

  炮声一停,徐茂公先请过“豹”翟让。翟让行完三拜九叩大礼一看,大纛纹丝不动。紧跟着,原来瓦岗义军的头领们轮番叩拜,大纛还是不动。轮到山东义军的头领们,虽然还阴天,可是一阵儿一阵儿的小风渐起。徐懋功这时安排这个拜,安排那个拜,就是没安排程咬金。程咬金着急啦,一拨拉前边的人,大步前来:“快点儿快点儿,别耽误工夫儿,中午还喝酒呐!”说着话,他就来在旗杆下,一边吆喝着“我是山东兖州东鄂县斑鸠镇的程咬金,我要反大隋,今天来拜大纛,爷你可睁眼呐!”一边倒身就拜,可是他刚磕完三个响头,身子还没离地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挂在旗杆上的大纛旗开了。正巧,一阵大风吹过,大纛旗“呼啦啦”迎风飘摆,露出“混世、天子”八个大字。别说大老程,就是拜旗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连同校军场里里外外上万人都惊呆了,一时间,校军场上鸦雀无声,只听见大纛旗飘动的声音。

  有人问了,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?原来这一切都是徐茂公、魏征、侯君集暗中做的手脚。那旗杆是空心的,里面有细绳,侯君集爬上去挂大纛的时候就在用活扣拴好,只要是程咬金来拜,徐茂公、魏征用手一拉暗藏的提绳,活扣就开了,巧合,正赶上刮起一阵风,这样一来把大家伙儿全蒙住了。徐茂公、魏征为什么不选别人,单选程咬金呢?第一,程咬金人缘好,和谁都谈得来还没有架子;第二,程咬金没有心计,他当皇上得全靠大家,所以徐懋功、魏征放着瓦岗山上这么多人才不用,单单选中了他。现在大纛一开,别人都被唬住了,还是徐懋功有主意,赶紧来到前边大声说:“今日四弟拜开大纛旗,这真是天意啊!”两旁众人这才明白过来,争着说,“既然天意已决,那就程咬金当皇上吧!”有的说,“那玉印上刻的混世、天子八个大字,老程就当个混世,真是天意!”徐茂公、秦琼等人把程咬金簇拥着到了聚英堂,命人帮程咬金换上龙袍,戴上龙冠,扶上龙座,众人列队跪在程咬金面前,:“臣等朝拜混世、天子!”霎时间,鼓乐齐鸣,礼炮连天!这程咬金一拜开大纛自己就懵了,等坐在龙椅上边才明白过来,赶紧吆喝道:“你们这不是拿我老程开心吗?我是个卖耙子的,大字不识,能当皇上吗?快换我二哥吧!”徐茂公把脸一绷,严肃地说:“此乃,请我主不必推辞,请您从速定国号、封吧!”程咬金说:“三哥,我可什么也不懂呀!这可怎么封呢?”当时,由魏征、徐茂公辅佐,先拟了诏书,当众宣诏,聚英堂改为殿,国号为大魏,帝号改用,今年就是元年。然后大封文武百官,魏征为宰相,徐茂公为护师,秦琼为天下都招讨、兵马大元帅,单雄信、翟让、王伯当、谢映登、王君可为五虎上将,单雄信另加都先锋。尤俊达、齐国远、李如珪、金城、牛盖、侯君集、樊虎、连明为八彪将军。贾润甫、柳周臣为金堤关正副总兵,金甲、童环为左右御史兼总管钱粮。罗士信为镇殿大将军,程母莫氏老夫人为国太。其余人等均一一有封赏,众人谢恩已毕,全山庆贺三日,由魏征草拟大魏国的榜文,发往各州府县,晓谕天下人知晓。附近百姓牵牛拉羊抬酒前来庆贺,慰劳三军,军民相庆,大快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,年关刚过了三个月,这一天,程咬金升殿和弟兄们议论军情,突然间听得山外号炮连天,探马蓝旗官飞奔进殿,单腿点地向上禀报:“报,启禀千岁,大帅,军师,大事不好!”程咬金说:“什么大事不好?快点说。”西探子报到:“启禀千岁,今有靠山王杨林领十万大军在瓦岗西门立下营寨!”程咬金分付再去打听。西探马蓝旗官刚走,东探子报到:“启禀千岁,不好了!今有山东节度使唐璧,领五万甲兵,在瓦岗东门外下营了!”分付再去打听。东探马蓝旗官应声得令而去。又有南探马蓝旗官报进:“启禀千岁,今有临阳关总兵尚师徒,领五万人马,在瓦岗南门安营!”程咬金这回有点慌神儿,叫道:“啊呀啊呀,完了!再去打听。”南探马蓝旗官应道:“得令。”又有北探马蓝旗官报道:“启禀千岁,今有虎牢关总兵新文礼,领兵五万,在瓦岗北门下寨。”程咬金急得站了起来大声道:“啊呀,罢了罢了!再去打听。”徐茂公听毕,毫不惊慌,说:“再探!”“是!”蓝旗官答应一声退出殿外。

  这时,程咬金一言不发,站起来摘掉龙冠,脱下龙袍。徐茂公说:“主公!你这是何意呀?”“我说我不能当这个,你们偏让我当,我这里还没坐稳呢,人家就来了。这不,我的皇上瘾也过了,你们的官瘾也尝了,干脆,趁早散摊子!”徐茂公哈哈一乐说:“天尊!贤弟!你怎么一点沉不住气呀!俗话说: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。从我们大旗那一天起,我就预料官军非来不可。你怕什么?”“要说上阵打仗,我是毫无所怕。我就是不愿意当这个鬼。我说军师呀!这么办吧,你发给我一支令箭,让我抡斧子去和官军大战三百合。”“哎!哪有皇上出去打仗的。你一出去就叫御驾亲征,那还了得。还请我主把冠袍穿戴起来,稳坐你的宝座。这征战退兵之事,自有二哥和我来筹划。”“要这么说这我再当几天。”说着又穿戴起来,军师徐茂公和元帅秦叔宝二人商议之后,秦琼把大令拿了起来:“王伯当、谢映登听令!”“在!”“二位贤弟!你二人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,速去速回,不得有误。”“是!”

  王伯当、谢映登领令而去。秦琼把第二支令箭拿在手中:“金城、牛盖听令。”“在!”“我命你们二人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!不得有误!”“是!”金城、牛盖也领令而去。秦琼站起身来向程咬金施礼说:“启奏千岁,我和军师已经商议妥当,即刻由我领兵出战,千岁有何吩咐?”“二哥!千万留神,不可疏忽大意!”“是!我知道了!”秦琼又对外面吩咐:“来呀!传令点兵三千,本帅要亲自临敌。”一声令下瓦岗山上炮响三声,开寨门,放吊桥,秦琼率领三千人马冲出瓦岗寨,直奔瓦岗南门。

  尚师徒闻报,披挂整齐,骑上宝马良驹“呼雷豹”,带了一万大兵出营。这尚师徒当年因南阳关的时候走了伍云召,所以没有挂爵,被调到临阳关当总兵,今日奉圣旨领兵带队去往涿州会集,要兵发高句丽,半上遇见了新文礼,听新文礼说要攻打瓦岗寨,有心要抢得头功,所以他也来了。这尚师徒绰号“四宝大将”,随身四件宝贝咱们以前早就介绍过了,也就不在重复。

  当下两军对阵,秦琼一马上前,大叫:“哪一个是尚师徒?”这尚师徒出马道:“反贼,可认得尚将军么?”秦琼道:“我和你风牛马不相及,不知何故兴兵到此?”尚师徒一声喝道:“呸!好,你反了山东,取了瓦岗。我在邻近要郡,岂可不兴兵来擒拿你这班反贼?”秦琼大笑道:“将军但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当今炀帝无道,欺娘奸妹,鸠兄图嫂,弑父害忠,无度。因此英雄各起,占据州县。将军何不弃暗投明,归降瓦岗?我们天子、混世自当赏爵封官,不知尚将军意下如何?”尚师徒闻言大怒,举起提炉枪就刺。秦叔宝飞马来迎。徐茂公恐怕他扯起马的痒毛,叫声:“众将,我们一齐上去。”二十多员好汉齐催坐骑,各使器械,团团围住。尚师徒使枪招架众人的兵器,哪里还有功夫去扯那马的痒毛。

  尚师徒微微笑道:“我从来不曾看见有这个战法。”徐茂公叫从将下马住手,众好汉噗的一齐跳下马来,举兵器围住尚师徒。徐茂公叫声:“尚将军,不是我们没体面,围住你交战,只怕你的坐骑叫起来,就要吃你的亏了。这且不要管他,但将军你此来差矣!却又自冒了大大,难道不知道么?”尚师徒道:“本帅举兵征讨反贼,有何?”茂:“请问将军镇守的是临阳关,如何来到我们瓦岗?”尚师徒道:“本帅经此地,难道你等不知么?”茂公笑道:“将军经此地,这便有罪了。”尚师徒道:“本帅却有何罪?”茂:“将军此来,是奉圣旨呢?还是奉靠山王的将令?”尚师徒道:“本帅闻尔等瓦岗,理宜征剿。奉什么旨,奉什么令?”茂:“将军难道忘了,当年你奉平南王韩擒虎的将令,往征南阳伍云召,韩擒虎令你镇守南门,却被伍云召逃去,几乎性命难保。我等从山东反出来,那唐璧乃职分当为,该来的。而你是奉旨远征,倘若耽搁了时日你就了失期之罪,如今靠山王杨林不比韩擒虎心慈,若将军胜了瓦岗还好,倘然不胜,二罪俱罚,到时候将军如何是好?”尚师徒一闻徐茂公之言,即大惊失色道:“本帅失于筹算,多承指教,自当即刻退兵。”徐茂公分付众将:“不要围住尚将军了,我们回瓦岗,让尚将军回营。”这尚师徒忙回营内,知会新文礼,新文礼道:“刚刚得到探马急报,有一人马围住我的虎牢关,我必须先回去解围。”二人商量一番,连夜拔寨起寨,各自领兵走了。原来王伯当、谢映登奉了军师的命令,次日,徐茂公得报二处兵已退去,紧守四门,多设弓弩守备不表。

  再说杨林是怎么来的?前文书表过杨林追赶秦琼,到了潼关,听说魏文通把秦琼放走了,很是生气,立即命魏文通追赶秦琼。不想魏文通没有把秦琼追回,反倒让山东义军把他拿获,给他擦粉戴花,用载草车把他送回潼关,还捎来了徐懋功给杨林的一封信。信中说,十天之内要取他的潼关。杨林当时信以,立刻命二军准备灰瓶炮纸,滚木礌石,以防山东义军来攻打潼关。谁知等了几天,不见动静,后来一打听,才知中了稳军计,山东义军早已走马取了金堤关,程咬金三斧子定了瓦岗寨,义旗高举,程咬金已经作了混世、天子。杨林立刻把金皮大令拿起来:调八马将军新文礼、济南大帅唐壁,他自己率领潼关守将魏文通,三出兵二十万,奔瓦岗山而来。

  杨林大兵来至瓦岗西门,安营扎寨。靠山王杨林升帐,只有山东节度使唐璧来辕门候令。杨林心中十分不高兴,分付手下人:“令进来。”唐璧入营,俯伏阶下:“臣唐璧,愿大王千岁!”铁臂靠山王杨林一肚子火正没处,一见唐璧大喝一声:“好,你为山东一个行台,孤家把两个响马交付于你,却被贼众劫牢,反出山东,至此。孤家闻得只有几十个,你却掌数十万兵马,为何拿他不住?又不及早追灭,却被贼人成了基业,还敢来见孤家么?”分付左右:“与我把绑出营门枭首。”左右一声答应,就来。唐璧大叫道:“老大王,你却斩不得臣。”杨林令推转来,喝道:“,怎么孤家斩你不得?”唐璧道:“臣放走了响马,还是因为他们有几十个,所以拿捉不住。请问大王,秦叔宝只得一个,缘何也拿他不住?况臣只得一处城池,几十个反贼反了出去;那长安却是首城,外有潼关、黄河,只得一个秦琼,被他走了。大王不自三思,而反责臣,臣死也不瞑目。”杨林闻言,说道:“你这,倒会强辩,如今孤家且饶了你。你说孤家拿不得秦琼,如今孤家就着在你身上,要拿了秦琼便罢,若拿不得秦琼,你这休想得活。去罢!”当下唐壁回到东门自己营内,没奈何,领众将抵关讨战,要秦琼秦叔宝出来答话。

  探子飞报入皇殿,程咬金叫声:“秦王兄,唐璧讨战,你可出马对阵,须要小心在意。”秦叔宝答应,领旨披挂上马,不带兵将,一马出了东关。只见唐璧亲自领兵在外,秦琼秦叔宝横枪出马,鞍鞒上欠身打拱道:“故主在上,末将甲胄在身,不能全礼,望祈恕罪!”唐璧叫声:“秦琼,本帅从前待你也不薄,今日杨林要我拿你,你若想我平昔待你之恩,自己绑了同我去罢!”秦琼说:“末将即使肯与故主拿去,只怕众朋友心中不服,故主亦有些不便;若末将不与故主拿去,杨林那厮又不肯甘休。况今炀帝无道,欺娘奸妹,图嫂鸠兄,弑父害忠,乱政,。”秦叔宝对唐璧数说炀帝失政之故,因此四方反者也不计其数。“当此之秋,正英雄得势之时,成王定霸之日也。故主倒不如改,立国号,进则可为天子,退亦不失为藩王,何苦反受人之辱?”唐璧闻言,如梦初觉,叫声:“叔宝,本帅虽有此心,只恐杨林不容。”秦琼道:“不妨,他若有犯故主,我瓦岗自当相救。”唐璧道:“本帅今日一听你言,退兵自立。他日若有危难,你等必须相助。”秦琼道:“这个自然,必不负故主之恩。”当下唐璧回营,大小将官、十万雄兵兴兵拔寨,要返回山东。再表徐茂公说:“主公,今元帅在关外,自然说那唐璧,谅唐璧听了,必反无疑。目下城中人多粮少,倘杨林将兵围困,如何处置?”程咬金说:“孤家没有主意,王兄自去料理。”徐茂公想:“好个冒失鬼!也罢。”分付一声:“传令箭下去,调齐众将,出战老杨林。”程咬金一听,哈哈大笑,道:“既如此,备孤家的御马,待孤御驾亲征。”当下程咬金上了铁脚枣骝驹,提着宣花大斧,大小将官一齐上马,遮拥着龙凤旗幡、飞虎掌扇,三声号炮,大开西门,一拥而出。

  杨林闻报领兵出战,来在两军阵前,坐在马上,定睛观瞧,只见瓦岗山兵马、阵容整齐,人强马壮。正中间一杆大旗,“哗啦啦”迎风飘摆,这旗杆有一丈八尺高,用红油漆油得锃明瓦亮,葫芦金顶,头发旗缨,素白缎子旗面,四周镶着红边,上有两根飘带,一根写“三军司令”,一根写“马到成功”。旗面上边绣的是“都招讨大元帅”,正中间绣了一个斗大的“秦”字,再往这杆大旗的两边一瞅,还有四杆认标旗,认标旗是长条形,白色旗面镶着红边,上边也有飘带,中央绣着红字,非常显眼,头一杆旗绣的是“小孟尝名扬天下”,第二杆绣的是“熟铜锏盖世绝伦”,第三杆绣的是“虎头枪神出鬼没”,第四杆绣的是“黄骠马踏碎”。两边还有一对门旗,猩红色,绣黄字。上联门旗绣的是“众豪杰举义旗怀忠心立壮志救民于水火”,下联门旗绣的是“大英雄反朝廷杀豺狼擒蛟龙灭暴隋”。此外,尚有各种旗幡迎风招展,有飞龙旗,飞虎旗,飞彪旗,飞豹旗,七星旗,旗,三才旗,九宫旗,三十六杆天罡旗,七十二杆地煞旗。再往旗角之下观看,无数大将,盔明甲亮,有金盔金甲,银盔银甲,铜盔铜甲,铁盔铁甲。人有胖瘦,马分五色,一个个雄赳赳、气昂昂,各拿十八般兵刃。五虎八彪上将众星捧月,簇拥着一位将军,骑着一匹黄骠马。这不是别人,正是殿下都招讨大元帅秦琼秦叔宝。

  杨林不看秦琼便罢,一看秦琼不禁暗自倒吸一口冷气,心说,这不是不愿给我当十三太保,给官不要的秦琼秦叔宝吗?他可和从前大不一样了。只见他头戴帅字金盔,三叉戟顶,顶梁门飘洒十三缕簪缨,搂颏带绣八宝,密扎扎扣着金环。身上披九吞八乍黄金甲,外罩杏黄缎子绣金袍,半披半挂。虎头靴点着双叉透珑金镣。这匹马是金鞍玉辔,鹿皮套装着瓦面金装锏,走兽壶插着雕翎箭,得胜钩挂着虎头錾金枪,手中提着马,他坐在马上神态从容,意气昂扬,杨林看过之后,止不住地点头慨叹:唉,看来我大隋的已尽,像秦琼这样才能出众、武艺超群的栋梁之材不能为大隋所用,纠众起来反朝廷,实在可惜。又想:我对秦琼恩深义厚,他竟然不图报,替隋朝出力,我和他势不两立,一定要把这些乱臣贼子剿灭净尽,方消我心头之恨。他想到这里,双脚踹蹬,把水火虬龙棒左右手一分,冲出旗门,直奔秦琼:“对面可是秦琼么?”秦琼把马鞭一挑,战将拨马往左右一分,他提马上前:“不错,正是小可秦琼,对面来的可是靠山王杨林王驾千岁么?”“正是!”“恕我秦琼盔甲在身,不能下马施礼,我在马上打躬了!王驾千岁!不在王宫坐享清福,驾临小山,不知有何贵干?”“呸!秦琼!你不要明知故问。你们这些草莽之人,不,竟然私扯大旗,,对抗朝廷,我今奉天子明诏,特来剿灭尔等。秦琼呀秦琼,你要明白事理,感我过去待你之恩,你就该撒手扔枪,下马投降。本王尚念往日之情,在皇前你的。如若不然,动起武来,我的二十五万大军要踏平你的瓦岗山,杀尔个鸡犬不留。”秦琼听过之后,并未生气,拱手说道:“王驾千岁!请你休发虎狼之威,暂息雷霆之怒。我有两句奉告,王驾可愿听?”“讲!”“王驾千岁!想当年我们一无兵、二无将,你尚且不能奈何我等。如今你来看,这瓦岗山防守如铁桶相似,精兵也有数万,战将何止千员?你想踏平瓦岗山怕非易事。我秦琼念你往日之情,你老人家还是退归林下,以乐晚年,不要再保杨广这个的了。如若你执意不听,非要和瓦岗义军为仇不可,王驾千岁,怕没有你的好!”杨林一听,直气得胸肺都炸,大喊:“好你个秦琼!本王与你决一死战。”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hirstyandfoolish.com 版权所有